アサシ

《New beginning》

CP:威震天X红蜘蛛

        震荡波X声波

注意:TFP设定,剧场版后的事情,本人第一次写tf文,难免会有设定bug,人物偶偶西,小学生文笔,慎入。

 

 

1.

看着威震天毅然离开,红蜘蛛只觉得阵阵尴尬,以及不甘,仅仅因为威震天的那几句话,霸天虎便不复存在,所有人包括威震天自己,都被从霸天虎开除了。红蜘蛛即使再有不甘,他只能愤愤不平的离开,飞向了原霸天虎的阵地——黑山。

经过战争的洗礼,顶端的王座还像当初威震天坐在这的模样。哦……威震天,该死的炉渣!即使是他离开了,自己总是想起他。红蜘蛛不争气的咬咬牙,看着王座,他明白,自己再怎么努力,也无法像威震天那样统领着庞大的军队,也许隶属自己的seekers是个好的开始。

脑内才开始第一步的想法,翅膀扑扇的声响由背后传来,随之而来的还有三只巨狰狞,红蜘蛛想尽办法为自己的行为所狡辩着,甚至将这个错误全部推到威震天的头上,可这也无济于事,巨狰狞的爪子死死的将他固定在王座上,不用说变形,自己根本无法动弹。

那些所谓宏伟的梦想,也被扼杀在他的脑海中,此刻红蜘蛛只剩下一个想法,他死定了。

 

这些巨狰狞的爪子可要比威震天的拳头尖锐,他们也很乐意折磨红蜘蛛,给予着疼痛,却不让他死的痛快。

“求你们……结束这个毫无意义的折磨吧……”

红蜘蛛的发声器也遭受着摧残,说出这句话时带着嗞嗞的电流声,或许不久之后就会报废,他也无力去做发声以外的动作,一只光学镜被无情的抓碎,就连他引以为傲的机翼,也被撕裂,剩下的一小部分可怜的挂在上面。

冲云霄看着红蜘蛛,冷哼一声,就将自己的尖爪要将红蜘蛛的火种抓出来时,他感知到有其他人的到来,迅速,且带着一丝愤怒。

是威震天!

冲云霄收回了自己的爪子,他的直觉告诉他,此时摘出红蜘蛛的火种,下一刻威震天就会要了他的火种。在报应号上时,他就能感觉出这位领袖和他的副指挥官之间关系很微妙。现在他更可以确定自己的猜想。

玄铁和天猫不解自己的头为何停下手上的动作,哪怕威震天已经被宇宙大帝改造过,他们三只巨狰狞,总可以打过威震天的,而冲云霄只是让他俩在原地待命。

“你还有什么颜面出现在我的面前,威震天?”

冲云霄就算此刻放过了红蜘蛛,也并不代表着放松了警惕,他保持着机体的形态,左手依旧是火炮形态,如果威震天冲上来,这样可以一炮将他打飞。

“如果只是为了这个小人,我认为,你怕是要两手空空了。”

威震天沉默着,同时默认了,他的确是为了红蜘蛛而来。他缓缓向冲云霄走去,也表示着自己毫无敌意,哪怕是冲云霄的火炮已经抵在了他的火种舱前。

“我相信红蜘蛛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教训……”红色的光学镜瞟向地上躺着的小飞机,全身残破,已经能看到内部的电线裸露出来,气息奄奄的趴在地上,似乎是感知到了他的存在,想要伸出手,却只能动动手指,便掉落在地面上,那副模样,像是已经回归了火种源。威震天皱了一下眉头,随即舒展,“身为睿智的君主,我相信他是懂得宽容这一高尚品质。”

冲云霄自然知道威震天在打什么主意,不过,他的话语也不是不可作为考虑,杀戮也只是野蛮人的行径,红蜘蛛的确得到了应有的报应,已经残破至此,不知还能否修好,或许后生只是个残废。

“玄铁,天猫。”

被指名的两名巨狰狞,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头,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威震天打一架,可得到的只有离开的命令。

“要我说,就该狠狠的揍那个家伙一顿!”

跟在冲云霄身后的玄铁提议着,天猫跟着附议,显然不满意自己的君主就这么放过了红蜘蛛,关于屠杀巨狰狞一族之事,威震天也有一份,完全可以将他俩一起收拾了,可勇猛的冲云霄偏偏放过了他俩。

“你们两个,只看到了眼前,这样还是远远不够的。”

是的,比起复仇,复兴巨狰狞一族是最为重要的,然而他们对科技并不通,在这点上,需要跟他们的造物主来协商。

 

2.

目送着巨狰狞们离开后,威震天走向红蜘蛛,他见过红蜘蛛重损的模样,只不过都是被他揍的,这算是第一次见到了经过他人之手惨遭暴行的红蜘蛛,这个时候他本该嘲讽一句,可他并没有。伸出手时,红蜘蛛明显有着想要躲藏的动作,可也只是小小的挣扎了一下。即使是这种地步,都在认为是要继续伤害于他,这点让威震天有些恼怒,但回忆过往,他似乎只是给了自己的副官疼痛。

“……”

红蜘蛛只觉得一难未灭另一难又起,他哪里会料想到自己的主人,此刻用手指轻抚着他脸上的裂痕,如此温柔,这是他从未得到过的奖励,只可惜疼痛感侵占着他的每一条痛觉神经,只是轻轻触摸,就能触发着连锁的疼痛感。

“你是来……嘲讽我的吗……”

威震天哑然,他的中央处理器也无法计算出这样的行为。看着红蜘蛛逐渐黯淡的光学镜,他知道红蜘蛛即将进入休眠状态,从而进行着自我修复,可这样的损伤,他的能量根本无法修补,若是放置不管,红蜘蛛就会死去。

在红蜘蛛进入休眠状态的前一秒,威震天发言了。

“不,我是来带你走的。”

 

威震天没有赶到黑山时,是在寻找震荡波,身体被宇宙大帝控制时,他看到了震荡波就在现场,只是不止之后发生了什么。当他到场时,震荡波站在平台上,猩红的独眼看着远处无限的星空。

“陛下。”

“不用再称呼我陛下,我已经解散了霸天虎。”

震荡波没有再开口,只是看着威震天,难以让人猜想到他的想法。威震天简单叙述了现况,他目前也没有计划,来找震荡波像是一种本能。威震天的中央处理器计算出震荡波会直接离开他的结果,可事实,震荡波只是欣然接受的模样,跟往昔不同的时,不再用尊称来称呼他。

“红蜘蛛……”

威震天念出这个名字,下一秒就知道红蜘蛛在做什么打算,他还在做出是否要制止他的抉择时,已经变形为飞机向着黑山飞去。震荡波了然,现在的他也需要修复,以及跟巨狰狞的约定。

待到威震天到达黑山,可怜的红蜘蛛已经被揍到快要回归火种源,这莫名的让他很不舒服,也不想承认,红蜘蛛不是在他的手中完结这一事实。

红蜘蛛的情况无法再拖到被威震天带回震荡波的实验室,只能希望黑山还留有治疗室,万幸的是,的确还存有一间治疗室。

看着充电床上的红蜘蛛,威震天只觉得讽刺,不同于揍过红蜘蛛后的嘲讽,不如说现在的情况更像是反转,巨大的充电缆插在红蜘蛛的胸口,缓缓输送着能量液。

看不到红蜘蛛恼羞成怒的表情,这让威震天内心不爽,终于,他看到了这架桀骜不驯的小飞机安静的脸庞,可这并非威震天想要的。他恨红蜘蛛,可却又手下留情,每次发誓都要杀死红蜘蛛,可握紧拳头后,只是将他揍个半死而已,甚至都没有伤到重要部位。这样的行为,已经持续了几百万年了,旧到让他难以回忆起初见的情景。

可他是机械生命体,记忆只是被储存在深处,只要找出那一块的记忆模块,就可以再现当时的情景。

是了,那时他才成为领袖,正是需要人力资力的时刻,红蜘蛛出现了,带领着属于自己的军队,宣誓着隶属于威震天。那时的宣词多么真实,即使是现在再听,依旧会被打动,可漫长的时光却让宣词成为了灰尘,一文不值,感动也只是过去了。

红蜘蛛啊红蜘蛛,究竟是你的哪点,让我挂念至此,是最先敬仰的眼神?还是每次的反叛?威震天鲜少体罚自己的士兵,红蜘蛛是个例外,不仅体罚,还在众人面前羞辱他,长久以来,这似乎让他对此上瘾,他喜欢红蜘蛛不甘的眼神,喜欢那个叛逆的小飞机臣服于他的姿态。

他想要红蜘蛛只属于他。

“唔……”

充电床上的红蜘蛛发出着痛苦的呻吟,让威震天收回了思绪,这才发觉他的手紧握着红蜘蛛的脖颈,只要再用力,就可以捏碎红蜘蛛的发声器。

“主人……?”

红蜘蛛用着只剩一只光学镜注视着威震天,他也不必装可怜,现在的模样已经够可怜了,眼前这位君主应该不会再将他送去见普神了吧,他忘了,威震天已经解散了霸天虎,他也不再隶属威震天,也不用称呼他为主人,可是他忍不住。

“我以为你会弃我不顾……”

红蜘蛛呢喃着,杂乱的声响,却足以让威震天听清,同时看到了红蜘蛛另一幅表情——绝望。

“好好休息吧。”

威震天丢下这句话,转身离开,红蜘蛛也没有保留,他明白自己的价值已经丧失,威震天也没有在将他保留在身边的理由,这下他是真的被抛弃了。他该伤心吗?也许吧,可现在他无法感受到悲伤,巨狰狞的暴行,让他突然醒悟,什么都没有了。

被自己的同僚抛弃,被霸天虎抛弃,被威震天抛弃。

这一切也是因为自己,丢失了荣耀,他可以带着荣耀回归火种源,可眼下,留给他的挚友苟活残喘,赛博坦不会有人再接受他,地球?似乎更不可能了,况且,太空旅行需要能量补充,眼下他需要是修复,自己零件无法补齐,他也不可能再次飞翔。一个一直在他记忆模块中保留的计划浮现——统领霸天虎。很可笑,这个计划不久前他还在思考着下一步,现实告诉他这也只是妄想,不禁让他沉思,这几百年间所做都是为了什么。

为了什么。

他问自己,中央处理器的答案是,想要被重视。这个答案红蜘蛛自己都觉得可笑,可这是真的,当他听闻这个卡隆竞技场的连冠时,心中就有了敬仰之情,这时的他只是个小小的科研人员,可他全身的零件都在告诉他,他想要成为一个战士!通过武力来展示自己!还未来得及将自己的心意转达,战争开始了,以霸天虎和汽车人为首的战争,他感知到了,自己的机会来了,他带着自己的军队,冲向了战场,获取了这场战争的胜利,为他发誓这生只效忠一机的陛下带来了胜利。

意料之中,红蜘蛛成为了空中司令官,成为了威震天的副指挥官。可这份喜悦,也只维持了一段时间,渐渐地,其他人纷纷向威震天示好,最看好的那位,变了,不再是他,他只好想尽办好去讨好威震天,可事实是,他搞砸了,自己倾慕的人甚至对自己拳脚相加。

红蜘蛛失望了,一个无法看清他真正价值所在的君主,过于愚钝,若是让他来继承君主之位……这样的想法逐渐膨胀,最终,红蜘蛛下手了,他曾恐惧过威震天会将他的火种捏碎,可换来的只是一身伤残,他发现了另一种威震天重视他的方法,并为此沉迷,无法自拔。

红蜘蛛一直认为,这种赠予只属于他。

 

3.

红蜘蛛感觉到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,除了外部的修复,这些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手书,更换一下零件就好,他看着自己的伤残的机翼,有些心酸,那是他的荣耀。

治疗室的门自动打开,红蜘蛛颇有些惊吓的看着被阴影遮盖的来者。机器人?还是……

是威震天。

威震天不再是被宇宙大帝所改造的模样,那样的确看起来威武强大,可这样让他心里很不舒服,会让他有着被奴役的压迫感。

威震天站在红蜘蛛面前,随之而来的是无言的沉默,最终,威震天开了口。“跟我来。”红蜘蛛想拒绝,他害怕拒绝就真的去见普神了,还是乖乖的跟在威震天身后,来到了一间还未废弃的实验室中。

威震天在操作台前输入了一个坐标,一旁的空地出现了绿色的环路桥。威震天依旧没有解释,他只是走到环路桥一旁,看着红蜘蛛。红蜘蛛明白威震天要他跟着一起进去,可对面是哪他根本不知道,他也不想进去,踌躇不定的摸着自己的胳膊。

威震天看透红蜘蛛的小动作。“震荡波的实验室。”

“震荡波?他还活着?”

威震天没有回答,径直走了进去。这个时候红蜘蛛大可以逃跑,但他没有,心中的疑问使他跟上了威震天,进入了环路桥中。

环路桥的对面,红蜘蛛再熟悉不过,的确是震荡波的实验室,跟之前的记忆不同的是这里的空间似乎大了很多。

“啊,震荡波,我还以为你肯定会被那群活死龙抓出火种。”

“我也以为你肯定会被巨狰狞们折磨致死。”

这下红蜘蛛无法反驳了,恼怒的看着威震天,肯定是这个老炉渣告诉震荡波的!威震天忽视红蜘蛛的眼神,问着震荡波是否可以修好红蜘蛛。

“这样的损伤很难修复,对我也只是小问题。”

 

震荡波虽然少了一只手,可这并不影响他的进度,相反,左手的大炮正好压制红蜘蛛防止他在手书中乱动。可红蜘蛛又是个怕疼的,天晓得震荡波为何不对他进行麻醉休眠,无法避免疼痛,红蜘蛛只好发挥了自己话唠这一项技能来转移一些注意力。

“声波在哪,我没看见他。”

震荡波停顿了一下,继续着手中的工作。

“该死的你就不能轻点吗!”

“我发现了他的生命信号,可是找不到他在哪。”

“哼,既然发现了信号怎么可能找不到人在哪,说不定是你的光学镜出现了问题。”

震荡波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而是去了一旁的操作台,手指快速的操作着按键,显示屏上清晰的标注着声波的生命信号,红蜘蛛也看得很清楚,信号就在这件实验室所在的地方,可他根本无法感知到声波的存在。

“这不……符合逻辑……”

就连红蜘蛛也不禁说着震荡波的口头禅,因为这实在是太怪异了,既然能发现信号,说明机体一定存在,可是又无法感知他的存在。红蜘蛛还没有被疼痛打乱思绪,他回想起自己企图操纵天震时发生的事情。

“我知道一件同样不符合逻辑的事情,随着环路桥打开里面竟然出现了三个碳基!还有天震的断手!仿佛是从另一个空间出现的……”

震荡波听着红蜘蛛的描述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。“这不符合逻辑。”

“普神在上!我说的都是真的!为此我还丢失我的胳膊!”

红蜘蛛以为震荡波只是当笑话在听,气呼呼的离开了实验室,他也修复的差不多了,至少可以变形了。

震荡波看着显示屏上的信号,离他越来越近,直到靠近他,就像是站在他身旁。可转过头去,只能看到远处的墙壁,无法感觉到任何生命体存在。震荡波的处理器告诉他,这些只是错误,可他依旧举起右手,掌心对着什么都不存在的气体。震荡波并不知道,他无法感知的另一空间,同样有一只手,盖住了他的掌心。

 

终于,红蜘蛛再次感受到了自由的感觉,震荡波的实验室在于一个郊区,这里不会有汽车人来打扰,至少现在不会。

没有了战争的顾虑,红蜘蛛也只是普通的赛博坦人而已,他在这边区域尽情的释放着自己,直到他发现了一片由塞伯特特有金属物质所构成的树海,或许是赛博坦重生后才生成了一片类似树海的金属树林,暴露在外的能量块随着腐蚀,化成了细碎的能量碎片在这片树海中漂浮着,红蜘蛛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,让他忍不住驻足观察。

蓝色的碎片充斥着整个空间,光照反射出晶蓝色的光芒,更是为这篇树海增添着绚丽的色彩,让红蜘蛛沉迷着。可他没有留意到其他的存在,直到他的脸直接撞到威震天的胸前。

“炉渣的……不!主人!我没有注意到你也在!”

威震天第一次没有感觉到愤怒,反而他很想戏弄一下这位seeker。

“哦?红蜘蛛,你刚刚说了什么?”威震天举起了他的拳头,这招百用不烂,红蜘蛛果然跌坐在地上求饶着。红蜘蛛这让的反应,竟让威震天觉得可爱,他将拳头伸直红蜘蛛的脸前,就在红蜘蛛一脸生无可恋时,又舒展开,似乎要拉他起来。

普神啊!他的心脏都要吓出来了,可他并没有心脏,一连串的反应让他的处理器运转速率加快,几乎烧断电线,已经有了过热警告。

炉渣的。

红蜘蛛握住那只手,下一秒又被一股很大的力道被拉入威震天怀里,他根本无法猜想到这个巨大的机体究竟要干嘛,处理器差点又过载了。

“你不需要追随我,霸天虎已经不存在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红蜘蛛没有回答,这个问题,似乎已经不单单是此刻的问答。红蜘蛛看着威震天,这个老炉渣如果不是霸天虎的领袖,自身的气质完全可以吸引一大堆的小迷妹,和优秀的女机体在一起。

一切的一切,像是又回到了当初,他还是只是个科研人员,威震天是卡隆竞技场的霸者。酒吧的显示屏上播放着冠军的雄姿,或许是那个时候开始,他就想将全部奉献给这位角斗士了。

已经不需要回答了,彼此的心中已经知道答案,威震天松开了红蜘蛛,再次将手伸向红蜘蛛,用着最为温柔的声线,问道:“would you follow me。”

红蜘蛛看着那只银灰色的大手,嘴角上扬。

“yes,my Lord。”

 

威震天没有具体的打算,看着赛博坦逐渐回归正轨,他突然有了想要回顾的想法,想要仔细去看看这颗由他的好友牺牲所换来的生机。

“所以,不要告诉我你一个人对着空气在下指令。”红蜘蛛忍笑着看着震荡波,已经那位昔日的情报官。

当红蜘蛛离开实验室后,震荡波思考着红蜘蛛的言辞,他注意到了一些细节,如果想要接通另一个空间,环路桥是不可避免的,震荡波查阅了一些资料,关于环路桥的资料中,提到了另一空间,这让震荡波更加确信自己的观点,他需要另一个环路桥的开放,以及声波的信任。

震荡波不确定声波是否能听见,但他愿意试试,对着一旁的空气下达着指令。打开环路桥后,声波并没有出现,这让震荡波很是失望。在他即将关闭环路桥时,空气中的分子开始紊乱,环路桥似乎和另一种看不见的物质发生了共振,仪器们纷纷发出了警告。震荡波试图关掉环路桥,他的手已经放在了按键上,下一秒,他看见了那位不苟言笑的情报官从环路桥中走了出来。

声波像是往常沉默着,只是对着威震天点了点头,这期间的事情,他都知道,但他无法干涉,只能看着这些事情的发生,现在,威震天放弃了自己追随的信条,他也不必再跟随,可也没有去处,待在震荡波身边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至此以后,赛博坦的历史中,霸天虎的历史到此结束,没人知道那位领袖去了哪,在做什么,包括他曾经的副官们,抛去战争的束缚,他们也不过是普通的赛博坦人罢了。


评论(14)

热度(103)